【Degustazione ● 品飲】Chardonnay Tasting @ WineTip

日夜溫差一下子拉到了 15 度,冰淇淋也不再是採購清單中的必買品,西下的夕陽角度讓人非得瞇著眼走路,米蘭的秋天,就這麼悶不吭聲地來了。

秋分日之前,還沒開始更換家中的酒單,先去參加了一場 Chardonnay 品酒會。一般來說,白葡萄酒適飲的溫度較低,比較容易跟夏季畫上等號,但想起那年跟酒友們在台灣一起吃秋蟹搭配各式 Chardonnay 的情景,在初秋參加這麼一場新世界的 Chardonnay 品酒會,也不算是太意外。

WineTip 是個米蘭的葡萄酒專賣店,經常會舉辦一些特殊酒款的付費品飲會,每次參加的人數不超過 20 人,互動也非常愉快。這次的初秋 Chardonnay 品酒會,開出的酒單,依序如下:

Cloudy Bay Chardonnay 2005

Cloudy Bay (Marlborough, New Zealand) Chardonnay 2005:礦味 (mineral) 混雜著蜜桃、哈蜜瓜的果香在倒酒時撲鼻而來,香氣延伸為香草、蜂蜜味,實在很有在海邊吃水果盤的感覺。酸度是酒入喉中的第一個強烈的印象。這跟 Cloudy Bay 的產區絕對有關,即使沉浸在法國橡木桶一年之後,酸度仍然明顯可見。

Cloudy Bay 是某位台灣的好姐妹幾年前的愛酒,也因為她,我對這款酒一直是有著很好的印象。因此以她做為當晚的品酒會的第一隻酒,讓人不禁期待起後面的幾隻。

Los Carmeros - Joseph Phelps - Chardonnay 2001

Joseph Phelps Los Carneros (California) Chardonnay 2001:我一直認為她有白色菜花的味道,可是一直被糾正說那反而是酒不好的味道,這下我得要認真矇眼來練習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隻酒帶有接近 taleggio 起士的味道,慢慢地又帶出蜂蜜跟檸檬的香氣,甚至到了後期,會有一些烏梅與檀香味。口感上微酸,甚至是有點滑膩的圓融感,非常地柔順。

Kistler Chardonnay, Dutton Ranch, Russian River Valley, 2004

Kistler Chardonnay, Dutton Ranch, Russian River Valley, 2004:一開始是在蜂蜜香氣中帶點瓦斯味,但後來慢慢地帶出榛果及成熟地果香,酸度也單寧也相當地平衡,贏得了當天在場半數的支持。把一支 2004 年份的放在 2001 年份之後品嚐,WineTip 的主人說,他們認為 2004 Kistler 的表現會來得更好。

Chardonnay 是源自於法國的白葡萄品種,後來被帶到新世界去種植,幸運的是 chardonnay 的適應力很強,在新世界慢慢繁衍,新世界的釀酒師也用各種不同於舊世界的方式釀酒。Kistler 與眾不同的地方,就是他對法國勃根地產區的尊重:從只種植 chardonnay 與 pinot noir 兩種葡萄之外,連釀酒的方式都遵循勃根地傳統。Robert Parker 用 “If the Kistler Winery could be magically transported to the middle of Burgundy’s Cote d’Or, it would quickly gain a reputation as glorious as any producer of Burgundy grand crus.” 來表示他對 Kistler 的讚美。

 Image from Berry Bros & Rudd

Montes Alpha, Curico Valley, Chile, Chardonnay 1998:彷彿金黃色的夕陽掉入我的酒杯裡那般令人愉悅的色澤,蜂蜜、蘆筍、不同的香草味散發出來,那是一種像極了家的溫暖香氣。入喉的清爽圓潤,是跟前面第二支 chardonnay 的滑膩感不同,Montes Alpha 不矯飾的圓融及純淨的感覺在口中持續著。啊,Montes Alpha 那 acqua e sapone 的不造作,深深贏得了我跟另一半的喜愛。

Antinori, Castello della Sala, Cervaro 1996

Antinori, Castello della Sala, Cervaro 1996:當晚品飲的最後一支酒,不是純 chardonnay,而是來自義大利翁布里亞大區 (Umbria) 的 Cervaro,80% chardonnay 及 20% 原生葡萄品種 grechetto。1.5 公升大瓶裝的 15 年白葡萄酒,酒色是琥珀色,除了帶出烏梅般的香氣,還略帶有清爽的礦味。15 年的白葡萄酒在口感上雖圓融,但也顯得老態龍鍾,搭配著安排的 Taleggio 起士與西洋梨燉飯,也不失一個可接受的選擇。

五款酒的售價在餐後公布,2004 年份的 Kistler 一瓶 120 歐元,讓大家瞠目結舌外,也覺得今晚實在是值回票價。我們最愛的智利 Montes Alpha 1998 拋售價不到 20 歐元,但只剩兩瓶,手腳不夠快,沒能搶到。五款酒當中,除了 Kistler 的壓倒性勝利外,Montes Alpha 與 Josephe Phelps 並列第二喜愛,而我自己最想再給 Cervaro 跟 Cloudy Bay 第二次機會。

本文同步刊載於新浪博客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