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Travel

Treiste 的初夏夕陽

義大利極東的美麗城市 Trieste,曾是奧匈帝國的主要海港,面向亞得里亞海灣,整個城市彷彿有著無限寬闊的景致。 我們在這裡居住的第一個初夏,隨機選擇一個天氣還不錯的傍晚,漫步在舊碼頭上,敗倒在夕陽餘暉美景的石榴裙下。 日升日落,偶有雲層遮蔽,但明日又是嶄新的一天。
Treiste 的初夏夕陽

2016 一月的初雪

今年一月初雪後那天,帶著喜歡在雪地亂滾的狗兒出門散步,彷彿走入了一個充滿魔法的迷幻森林,詩意般地朦朧,連狗兒劃地盤的行為都浪漫了起來。
2016 一月的初雪

沒有雪的 12 月

對北義而言 2015 年 12 月天氣異常乾旱、豔陽高照,一整個月只下過大約一兩天的雨,日間平均溫度都在 5 度以上,所有的山頭都是乾草黃色,期待降雪的同時,大部份人也相當擔憂未來用水的問題。
沒有雪的 12 月

Autumn colors in Trentino 北義秋天的顏色

來到歐洲之後,我特別喜歡秋天。涼爽的氣候卻有著溫暖的顏色,連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都多了幾分溫度。不同於春天深淺不一的綠色調,山區每到秋季、紅橙黃綠交疊的顏色變化,更是讓我著迷。 以下是十月下旬在山上拍了一些照片,分享給大家一同欣賞。
Autumn colors in Trentino 北義秋天的顏色

【世博限定】La Vigna di Leonardo 被遺忘的達文西葡萄園

義大利文藝復興史上的天才 Leonardo Da Vinci 達文西,在 15 世紀末期時旅居米蘭一段頗長的時間,為當時掌權的斯福爾扎 (Sforza) 公爵工作,他在米蘭的作品從大家熟知的「最後的晚餐 The Last Supper」,到斯福爾扎城堡內 (Sforza Castel) 迎賓室 (Sala delle Asse) 的天花板壁畫,從精準地繪出當時的米蘭地圖外,他更參與了米蘭大教堂的部...
【世博限定】La Vigna di Leonardo 被遺忘的達文西葡萄園

重訪鹿特丹

From Rotterdam 2012.10.06 點圖可連結到 Picasa 看較大的照片 上周末,再次回到居住兩年半的鹿特丹,距離上一次的造訪,相隔一年半,那捉摸不透的天氣、那變化多端的雲、還有那暱稱為天鵝橋的Erasmus Bridge都在;然而這個城市在變,熟悉的中央車站在施工中,當年學生時期經常造訪的中餐館銷聲匿跡,一切感覺都是既熟悉又陌生。
重訪鹿特丹

【2011暑假】登上十二使徒山莊

錯手誤植照片上的日期,其實我們登上十二使徒山莊 (Rifugio XII Apostoli) 是 8 月 18 日,延期的原因,除了另一半生日之外,還有天候因素。這個挑戰是由另一半提出,他看我對於登高山有著濃厚的樂趣,提議我們從位在海拔 1786 公尺高的 Malga Movlina 啟程,一路登上海拔 2489 公尺高的十二使徒山莊,從另一個角度看多羅密緹山群 (Dolomiti di Bren...
【2011暑假】登上十二使徒山莊

【2011 暑假】從山的這頭到山的那頭 (下)

現在回頭看看照片中的時間記錄,才發現原來從開始到爬上 Forcella Bregain 這個缺口處,其實只花了 20 分鐘,但在登山的當下,這樣的路段也不容許一點點地分心,因此感覺那段 20 分鐘的陡坡特別長。 登上缺口,也就是這段路的最高處海拔 1868 公尺,眼前的景色讓人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1 暑假】從山的這頭到山的那頭 (下)

【2011 暑假】從山的這頭到山的那頭 (上)

今年暑假,我們決定待在北義婆家小鎮,在假期開始前我就跟另一半約定好,這次十天假期只有兩個必走行程。一是傳說中的托維湖,另一則是在舅舅的山上小屋過夜。另一半則是自動為這個山上小屋過夜的行程加碼,成為十足的冒險行程! ▲ 割好、曬乾、綑綁好的野草,是乳牛冬季的食糧 加碼後的冒險行程為:我們跟阿姨舅舅一起上山割草,當天晚上我倆就夜宿海拔約1500公尺的小屋。隔天清晨從小屋出發,隨著標示著 345bis ...
【2011 暑假】從山的這頭到山的那頭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