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 Vescovi Ulzbach 及他的 Teroldego (特羅迪高)

四月底結束法國布根地的短暫學習之旅後,回到義大利的隔天,行李還沒拆完,就又搭著火車前往特倫蒂諾大區。在疾駛的火車上,閱讀著 Wine Spectator 四月刊對Foradori的報導,正好做為稍晚拜訪De Vescovi Ulzbach (以下簡稱DVU午茲巴赫) 酒莊、認識Teroldego這個原生品種的準備。

P4296071

在介紹DVU午茲巴赫酒莊之前,要先聊聊Teroldego (特羅迪高)這個原生葡萄品種。他是特倫蒂諾大區(Trentino)內古老的品種,最早文獻記載的年代可追溯至15世紀,近代的DNA 鑑定Teroldego與黑皮諾、席拉(Syrah)都有著親戚關係,本地則流傳著關於這個葡萄品種的古老傳說,勇士與據山為虐的龍奮戰,傷重的龍在逃亡途中經過羅塔里安納平原 (Campo Rotaliana)一帶,從傷口滴下的幾滴血處長出葡萄藤、結出深紫色葡萄,並能釀出色稠如鮮血般的葡萄酒。

P4296054

即使在特倫蒂諾大區用Teroldego (特羅迪高)來釀酒的歷史悠久,但因為他的圓潤、酸度,多被用來與其他品種混釀;之後在特倫蒂諾大區最需要經濟支援、合作社酒廠興起的20世紀初,Teroldego (特羅迪高)多產的特質讓他成為本地葡萄農賴以為生的選擇,只是幸與不幸是一刃兩面,量產也讓這品種與品質漸行漸遠。一直到70年代,Foradori酒莊由伊莉莎貝塔接手後,Teroldego (特羅迪高)才有了不一樣的面貌,她贏得國際酒評及媒體的認同,同時也成為新一代酒莊經營者追隨的對象,DVU午茲巴赫酒莊的褚立歐便是其中之一。

P4296061

我一直期望著到DVU午茲巴赫酒莊拜訪,除了對酒標上那吐舌噴火的獅子家徽、以及與主教(Vescovo)有關的家族名稱相當好奇外,我更想瞭解年輕的褚立歐為什麼只釀Teroldego (特羅迪高)。

P4296056

出來接待我們的是褚立歐的父親雷蒙,鼻樑上掛著一付非常老式的眼鏡,粗糙的雙手、親切樸質的性格,不難想像他在葡萄園裡辛勤工作的樣子,在等待褚立歐的同時,他陪我們坐在後院隨意地聊著。DVU午茲巴赫酒莊的房舍並不豪華,不過就是尋常特倫蒂諾人家,較新的建物是居住的空間,後院是葡萄園,以及過去用來儲存牛羊冬食稻草的農舍。葡萄園的角落,還養著幾隻雞,任意在放眼可見的空間走動著,雷蒙說,要不是正在整理草皮,平日還有幾隻烏龜慢爬著。

P4296060

一部廂型車駛進打斷了原本的對話,只見褚立歐匆忙地跳下來,一面為他的遲到抱歉,一面不忘趕緊把廂型車主人需要的幾箱酒搬出,招呼我們參觀酒窖的同時,電話又響起,『啊,真是抱歉,只是真正全職在這裡工作的,就只有我一個。』

據載17世紀中,DVU午茲巴赫家族的Vigilio曾為特倫托市的王侯主教服務,因其貴族身分,家族開始擁有葡萄園並釀酒;貴族光環隨著時代變遷而削減,家族的葡萄園保留了下來,中間的過程不可考,只知道在褚立歐之前,將葡萄賣給合作社酒莊是父親雷蒙維持家計的方法。褚立歐笑說,他當年其實並沒有打算念釀酒學校,父親的霸道堅持卻也讓他成為葡萄酒的真實追隨者 (true believer),從佛羅倫斯大學畢業後,他正式接手家族的葡萄園,也正式開始了獨立釀酒之路。

P4296044

褚立歐從酒窖裡拿出還未貼標籤的新酒出來讓我們嚐試,一邊說『今年是第十年我親自採收、釀酒,但面對Teroldego (特羅迪高) 跟這片土地,我仍只是個初學者,每一年都瞭解更多一些。』試酒室裡,完整陳列目前所有Teroldego (特羅迪高)獨立酒莊的酒款,默默地展現褚立歐對這個品種、這片風土的堅持;此外,還可看到褚立歐的私藏,不限於義大利,還有更多法國名莊酒款!我見過一些類似的酒莊,在試酒室裡大剌剌地擺著其他地區的好酒空瓶,在我看來,是開放與謙卑的展現。

P4296074

未貼標籤的是今年三月才裝瓶、還要經過至少12個月瓶內陳年之後才會上市的2011年份Vigilius典藏款,褚立歐靦腆但驕傲地說,這是目前為止他所釀造最佳的年份!對他來說,Vigilius是Teroldego (特羅迪高)這個品種的現代詮釋,包括大幅降低葡萄的產量、以緩慢漸進的方式將70-80年的老藤改以guyot法種植、增加每公頃葡萄藤種植密度、開始有機種植等,這些對熟悉葡萄酒的人而言相當普通,但對於特倫蒂諾大區來說是顛覆傳統的做法,因此更需要仔細觀察Teroldego (特羅迪高)的變化。

2011年份,在香氣中除了熟悉的成熟黑櫻桃、黑莓、李子、辛香料等香氣外,多了在很多Teroldego (特羅迪高)酒款中少有的優雅,酒體、酸度飽滿均衡,不常見但恰到好處的單寧,在舌尖味蕾上的表現比香氣更攝人!這或許跟當年的氣候有關,也或許與褚立歐在葡萄園內下的功夫有關,唯一能夠百分之百確定的是,這細膩的酒款絕對跟他與Teroldego (特羅迪高)越來越親密有關!

P4296084

我們聊起葡萄品種的親戚關係,即使科學家DNA證實,但黑皮諾不論在色澤與香氣上,都與Teroldego (特羅迪高)相當不同,很難將他們聯想在一起!『妳的觀察一點也沒錯,不過在2008年,氣候不佳、收成前又逢冰雹,我用僅存的Teroldego釀出少量的葡萄酒,在香氣色澤上竟然都相當接近黑皮諾!』原先希望攻讀科學的褚立歐,果然很有實驗的精神!

聊起黑皮諾、聊起布根地,我們聊到葡萄酒的適飲期、巔峰期等。在布根地學習之旅中,部份酒莊稱自家的某些(黑皮諾)酒款要等30年、甚至50年以上,才能達到最適飲、最巔峰的狀態,在義大利也不乏「長壽」酒款,如Barolo、Barbaresco、Brunello di Montalcino等等,那Teroldego (特羅迪高)呢?褚立歐隨手在一張紙背後畫起葡萄酒的曲線,『可惜我們沒有像波爾多或布根地或Barolo產區那樣的歷史依據,因此我只能大略說,目前Vigilius的適飲期大概是6到9年,但我希望未來的Vigilius可以有10年以上的適飲期。』在我看來相當謙虛的說法,只是恐怕要等到 2017 年之後,我們才能驗證這個陳年能力。

IMG_3288

上次回台灣與家族友人聚餐時,用了Vigilius來搭配味道濃郁的中餐,一點也不失色!因此當褚立歐提起有另外一個台灣的Gloria與他接洽,我也相當替他開心,真心希望台灣的朋友很快地就能夠品嚐到這個北義精緻酒莊的佳釀!

P4296087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今年是我第十年的親自採收,…但面對眼前這片土地我仍是初學者。」這真是從對大自然的敬畏珍惜而顯現出的人的謙卑呀。
    版主回覆:(04/16/2013 04:20:00 PM)
    是的,我也是因為Giulio的這番話而深受感動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