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Milan

  • 20190606_ciz06
    酒肆|Wine

    【米蘭・酒地方】1500 酒款的實力派 CIZ cantina e cucina

    若不特別注意,大概會像治水的大禹,從 CIZ 毫不起眼的門口經過;就算注意到了,大概也會被入口吧台上的藍色霓虹燈營造出的夜店氣氛給誤導。深呼吸、大膽走進去,這才發現裡頭可是葡萄酒愛好者的天堂啊! 距離米蘭大教堂步行約 20 分鐘的 CIZ cantina e cucina 酒食館,營業時間配合周遭商業與住宅並行的區域,中午時段 12:00 開始到 15:00,提供經常更換菜色的商業午餐,客群也已附 […]…

  • 20190525_sottosottomilano05
    酒肆|Wine

    【米蘭.酒地方】Sotto Sotto 中國城街轉角的酒食餐廳

    在米蘭的週末就是要到處嚐鮮啊!(English version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這次,帶著閨蜜們 (還有一個閨蜜的老公) 到 SottoSotto 酒食館喝酒聊是非。Sotto Sotto 位在米蘭的中國城 (via Paolo Sapri) 尾端、一個頗為安靜的轉角,2018 下半年開張,冷色系的現代極簡裝潢,但木製的桌子與層架為整個空間增添了另一種溫度。 […]…

  • starbucks_milan01
    旅徙|Travel

    米蘭的星巴克典藏咖啡烘培工坊 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 Milano

    2018 年九月,星巴克 Starbucks 正式在義大利開張,地點在距離米蘭 Duomo 大教堂不遠的 Piazza Cordusio。對誕生於西雅圖但靈感來自於義式咖啡的 Starbucks 來說,要進入這個對咖啡有重度依賴與高度偏好的靴子國,並非易事,在尋求合作夥伴的過程中,也遇到了許多來自義大利內部反抗的聲調。…

  • Exit_Milano
    饌食|Mangiare

    EXIT Milano – 忙碌米蘭人的美食出口

    米蘭的 Piazza Erculea,距離米蘭大教堂步行約十分鐘的路程,廣場中間的攤位曾是街頭角落常見的書報亭及花店,隨著廣場旁劇院結束營業,攤位也拉下鐵門,米蘭人也逐漸遺忘這個小廣場,平日只剩下形色匆忙的上班族快步經過。這個廣場在 2018 年初開始有了新生命力,分秒必爭的米蘭上班族突然發現 EXIT 的存在,一個能夠同時滿足他們對時間與美食要求的餐亭。…

  • Langosteria_Dec - 6
    饌食|Mangiare

    米蘭頂級海鮮餐廳 Langosteria

    如果你問義大利人,除了靠近沿著海岸線的鄉鎮外,哪個城市可以吃到最鮮美的海鮮?很多人都會回答你,米蘭!很多外人不知道,米蘭有個像東京築地一樣的魚市場,新鮮的漁獲從這裡批發到其他地區,米蘭餐廳業者自然也較有機會取得鮮甜肥美的食材。 Langosteria 在大都會中眾多以海鮮料理為主的餐廳中相當獨樹一格,只需要在那裡用餐一次,就會深深被她那有著復古爵士情調的風格吸引。 進入餐廳馬上映入眼簾的,是擺滿著 […]…

  • 酒肆|Wine

    米蘭大教堂旁的 Berlucchi Franciacorta Lounge

    米蘭大教堂旁、艾曼紐二世迴廊入口處的一棟大樓,由義大利公路上常見的 Autogrill 集團所投資的 Il Mercato del Duomo,就在米蘭世博前夕,正式全面開放。一樓的 Terrazza Aperol 對許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但三樓的 Berlucchi Franciacorta Lounge 可能就真的是新鮮貨了!…

  • 饌食|Mangiare

    Tokuyoshi 帶有日式風格的義大利料理

    Yoji Tokuyoshi,旅居義大利十多年的日本籍主廚,對義大利料理界來說並不是個陌生的名字,他,曾是 Massimo Bottura 最得意的副手,2015 年在米蘭市區開了他自己的餐廳 TOKUYOSHI。 Yoji Tokuyoshi, a name that is not unfamiliar tone Italian culinary world as he was onc […]…

  • 旅徙|Travel

    【世博限定】La Vigna di Leonardo 被遺忘的達文西葡萄園

    義大利文藝復興史上的天才 Leonardo Da Vinci 達文西,在 15 世紀末期時旅居米蘭一段頗長的時間,為當時掌權的斯福爾扎 (Sforza) 公爵工作,他在米蘭的作品從大家熟知的「最後的晚餐 The Last Supper」,到斯福爾扎城堡內 (Sforza Castel) 迎賓室 (Sala delle Asse) 的天花板壁畫,從精準地繪出當時的米蘭地圖外,他更參與了米蘭大教堂的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