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肆|Wine

挑戰卡索 (Carso) 產區極限的坎特 (Kante) 酒莊

寫在前面:這文寫得很長,但實在是因為這個酒莊有許多故事可以說,而我也是個多話的人,希望喜歡葡萄酒的讀者會耐心地看完。

藏在蜿蜒山路間的坎特 (Kante) 酒莊,年產量約4萬瓶葡萄酒左右,因酒莊主人兼釀酒師艾狄坎特(Edi Kante)之故,位在佛里烏利-威尼斯朱利亞(Friuli Venezia Giulia, 簡稱 FVG) 大區極東的卡索 (Carso) 產區內,是經常被提起的特色酒莊之一。

Carso_Kante_landscape
▲卡索產區的特色景觀,荒涼感十足。

卡索產區的特色之一便是石灰岩地質,在烏雲籠罩之下,充滿鈣質的灰白色石灰岩顯得特別耀眼。我好奇地注意著沿途的景色,問號在心裡不斷地擴大,葡萄園在哪兒呢?

停好車,見到酒莊第二代、創始人艾迪的姪子高倫(Goran),一面上前打招呼同時,一面哀怨地說著酒莊很隱密很難找。高倫微笑地解釋著,坎特為小眾(niche)酒莊,選擇如此隱世,是為了能更專注於葡萄酒的釀造。

Carso_Kante_stony
▲敞開的邊門將涼爽的空氣引入酒窖內

說話的同時,我們踏上了酒莊最早的一塊葡萄園;高倫指著眼前一塊白色巨石說,整個產區就是這樣的大石頭組成的,地表上指有一層淺薄的紅土壤 (terra rosa)。每一塊地要成為葡萄園之前,必須先取得許可,接著整地、刨掘去除地底下的樹根,最後填上從特殊岩洞裡挖掘出來的紅土之後,在種下葡萄藤的同時,9年已經過去;而新植的葡萄藤必須經過2至3年的循環,才能產出能夠釀酒的葡萄。

▼採收期早已結束的11月,葡萄園只剩葉子掉光的枝藤,跟一小串沒人在意的葡萄隨風飄搖。Carso_Kante_vineyard

貧瘠且難以為生的土地,卡索產區的年輕一代在1980年代開始移居大城市,田園也慢慢地荒廢。深愛這片土地的艾狄坎特知道,「卡索產區的貧瘠,有著可以釀出優質葡萄酒的潛力。」於是堅決地留下,並開始了大家都不看好的釀酒之路。

Carso_Kante_Goran
▲為我們解說的酒莊第二代,高倫 Goran

在如此嚴苛的條件下,艾狄坎特一直以來的挑戰便是尋求突破,利用大自然給予的限制,挖掘那些隱藏在限制下的璞玉。

Carso_Kante_cellar_4

挑戰之一:崁入石灰岩層的酒窖

溶洞或鐘乳洞,是石灰岩地帶最常見的自然洞穴,卡索產區也擁有這天然資源;該區的老前輩們熟知這些自然洞穴的特色為恆溫恆溼,一直以來都利用洞穴來儲藏葡萄酒。艾狄坎特將自然條件、先人的智慧與現代的科學思維結合,用一年多的時間,建造了一個地下三層、模擬石灰岩洞穴內狀態的圓柱型酒窖。

環狀的空間,創造了一個空氣在地下18公尺仍可以自然流通的環境,而石灰岩層的含水量及濾水性,不但使酒窖保持一定的濕度,也確保在酒窖中流通的水是純淨無菌的。在坎特的酒窖裡,一切都操縱在大自然的手中,而「我們的工作,只是充分發揮大自然給予的。」

Carso_Kante_cellar_1

挑戰之二:薇托絲卡(vitovska)

艾狄坎特,也被譽為薇托絲卡的代言大使,在他之前,幾乎已經沒有人用這個葡萄品種來釀酒,更別說是釀100%的薇托絲卡了!

薇托絲卡是一直存在於卡索地區的古老原生葡萄品種,有著比其他品種都更適合這區天候的堅韌特性;「如果在收成季節剛好遇上『波拉(bora)』強風吹襲,會看到其他品種的葡萄果實在空中飄揚,看起來很美,但也表示一年辛勤的工作隨風而逝!但薇托絲卡不同,她可以毫無損傷地抵擋過波拉強風吹襲。」波拉強風是這一帶最驚人的自然現象,風速可達每小時180公里,大概是最強的中度颱風等級,能造成的農產損失可想而知。

Carso_Kante_cellar_3

雖說薇托絲卡更抗風,但她釀出來的白葡萄酒清淡,在過去並特別受到喜愛,農人們在經濟考量下,改為種植較受歡迎的瑪維薩(malvasia istriana)或其他較有市場的品種,如白蘇維翁(sauvignon)、夏多內 (chardonnay)等,而薇托絲卡則被當成是為其他葡萄藤、住家的天然防風屏。

艾狄坎特從1980年代開始探索能代表卡索地區風土的葡萄品種,在薇托絲卡、瑪維薩、特蘭諾(Terrano)這卡索產區最重要的三個原生葡萄品種中,艾狄的眼中看到的「三者中最纖細高貴的皇后-『薇托絲卡』」隱晦的光芒,相信她最能突顯出卡索地區的特色。廿多年的努力後,今天的薇托絲卡也不負所望地,成為卡索
產區中一顆耀眼明珠。

挑戰之三:完美的適飲期

清爽型的白葡萄酒,通常在採收釀造後,隔年裝瓶販售,但在拜訪酒莊的2011年的11月,品酒室裡品的、最基本的酒款,卻是2009年份的酒。為什麼艾狄坎特不像其他釀造白葡萄酒的酒莊一樣,在秋季採收釀造之後,隔年春夏立即裝瓶販售?即飲型的酒款,有必要放在酒莊裡等嗎? 

疑問得到解答之前,我們品嚐了幾款具有代表性的白葡萄酒;整體而言,所有的酒都展現出較高酸度、清爽的特質,優雅的礦味令人憶起矗立在產區的白色石灰岩跟不遠處的海洋。在試酒的過程中,我們也品嚐了2004年份的典藏版薇托絲卡,相較於2009年份,更多了圓潤的口感跟豐富的香氣。

Carso_Kante_cellar_6

答案呼之欲出,原來,艾狄深知自己的酒,需要一定的時間陳釀來達到完美的境界;但如果釀造隔年就裝瓶立刻出售,誰知道這酒會在甚麼樣的環境中被保存?保存得不好,葡萄酒可能會過度氧化,購買者不能好好地品嚐,那麼他又怎麼能透過葡萄酒傳達釀酒的熱情及卡索產區的獨特呢?

因此,艾狄決定所有的葡萄酒在達到最佳適飲期前,都會被儲存在未經烘烤的木桶中,以緩慢溫和的方式熟成。保存的時間長短不一,每隔一段的品嚐是決定可否出售的重點;高倫提到,2001年的夏多內就在酒窖裡沉睡了10年後才售出!

Carso_Kante_cellar_5

雖然將葡萄酒保留在酒莊內陳年的做法,坎特酒莊並不是創舉,但坎特也不是大酒莊,不立即出售也代表著大量成本的投入,別說是步步為營的小酒莊,就算是一般的小本生意,誰會願意看著資金只出不進呢?

靠的無非是咬緊牙根的艾狄式堅持,以及對土地的熱愛,坎特酒莊才有今天的成績,而薇托絲卡這個幾乎被遺忘的葡萄品種也才能發光發熱。

酒莊資訊:Kante – Azienda Agricola Kmetija http://www.kante.it/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KanteAziendaAgricola

最後附上之前在臉書粉絲頁上分享過的品飲筆記,誠心地希望這個精緻小酒莊的酒,閱讀的酒友們都能夠有機會品嚐到。

2012-08-24 19.25.07Sauvignon 2009

品飲筆記日期:2012.08.24

Kante 的 Sauvignon 2009 的變化相當有趣。從一開始的閉塞,草地、蘆筍般的植物氣息,隨著溫度稍稍提升,慢慢地透出白色花香、哈密瓜、木瓜、檸檬等香氣,隱隱約約地香草味暗示著木桶的使用,入喉的尾韻悠長,還帶有杏仁的微苦。很迷人,很難忘,這酒還能再保存,但可惜,這是酒窖裡的最後一瓶了!

2012-08-16 12.17.04PiKante 2006

品飲筆記日期:2012.8.16

開了這瓶名為 PiKante 的 pinot bianco 白皮諾,溫柔清爽的哈密瓜、桃子伴隨著葡萄柚氣息,隱約透出些許的香草味,成熟但不失青澀嬌羞,味蕾上流連不去的感動,讓在場的幾個朋友都忍不住說「實在是瓶好酒啊!」

這裡特別補充說明,跟一般酒瓶不同,酒瓶頸部的設計特別地修長,用意在於降低、減少空氣進入酒瓶內的數量。

2012-07-19 19.37.41Vitovska 2009

品飲筆記日期:2012.07.19

Vitovska 薇托絲卡,是東北義卡索Carso產區的原生品種,葡萄藤不拘強風,葡萄的外皮也較厚,是該區近年來最閃耀的白葡萄酒后。

Kante 酒莊正是釀造這個品種的先驅,使用未經烘烤的木桶,讓白葡萄酒在陳釀成熟的過程中,仍舊保持鮮明的柑橘類果香、白色花香,明顯的酸度及海洋氣息,米蘭的陽台也充滿亞得里亞海岸的悠閒風情。

最後的最後,跟大家分享艾狄的畫作,從這裡,相信你可以體會到他那豪邁奔放的熱情。

Kante_art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 Reply
    馥如
    2012-09-21 at 14:47:54

    謝謝Gloria這麼詳細的報導~精彩極了!
    版主回覆:(07/16/2012 12:11:59 PM)
    謝謝馥如 🙂

  • 留言為葛莉加油打氣